IBA 洞察观点


IBA 确定 2020 年核心航空主题

经济与交通

预计 2020 年石油市场将稳定发展。预计中东紧张局势造成的价格飙升将会持续,但波动可能会比较短暂,仅会持续数日。油价将继续对地缘政治关系保持敏感,依赖于石油出产的国家在经济上将继续受到政治的影响。布伦特原油价格预计为 61 美元,低于 2019 年的平均价格 64 美元。尽管短期波动在 60 美元左右,但自 2016 年以来价格一直保持稳定增长。

预计 2020 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出现收缩,但仍将从 2019 年的 3% 上升至 3.4%。英国脱欧对英国和欧洲经济的潜在影响尚不明朗,但贸易限制对增长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放缓将减缓全球贸易,并限制 2020 年的乘客数量。

2019 年的加息计划没有实现,而事实是美联储曾三次降息。2020 年,持续的低利率将鼓励投资者进一步关注资产支持证券(ABS)、货运转换、零部件和维护、维修与运行(MRO)。
外汇问题可能会持续。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临近,2020 年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将进一步走软。低至 10% 的差异足以让运营商在燃料和维护方面出现重大成本问题,并对准备金和租赁费率产生负面影响。

收益率:尽管美元一直保持强劲,但对于美国市场之外的可持续盈利能力来言,收益率仍然过低。尽管预计 2020 年石油市场将保持稳定,但随着航空公司引发违约事件的增加,预计收益率将进一步下降。

2019 年,航空公司倒闭量创历史纪录,27 家运营商停止或暂停运营,较 2011 年和 2008 年分别高出 15% 和 31%。2016 年,倒闭航空公司平均规模较过去 21 年的任何时候均高出 50%。

倒闭的主要原因在于成本和需求驱动。关键因素是劳动力、石油、外汇和贸易不确定性成本的增加,而在激烈的竞争中,商业模式缺陷和能力管理策略不足也是失利的关键问题。新技术缺乏也有影响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放缓打击了需求,复杂的旅行条件也有影响:地缘政治风险、天气和气候变化因素都在此之列。
新技术缺乏是一个普遍现象,但过低的油价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对航空公司倒闭影响的有效性。

在 2019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,原始设备制造商的表现经受了极具挑战性的订购条件,空客和波音都遭遇了提前取消订单。在最后一个季度,空客努力恢复并超越其 2018 年的业绩,随着 XLR 的推出,A320neo 系列的扩张势头良好。这是对 A380 痛苦消亡的可喜转变,但与这一成功相抵的是,尽管对宽体机的需求普遍低迷,A330neo 新机型的积压量仍在增加。
波音公司今年的良好开局不可避免地受到了 MAX 停飞的打击,而 MAX 复飞的最终批准时间尚不确定,仍然是一个威胁。幸运的是,787 的订单数量喜人,抵消了因宽体机市场低迷造成的 777X 迟滞不前。

航空业的技术进步挑战和简化产品战略开发严重依赖于强大的空客/波音双头垄断,2020 年,波音在的重点必须放在让其计划重回正轨的问题上。涵盖消费者和行业的有效沟通计划至关重要,空客正在窄体机新技术领域开始抢占地盘,便是对这一点的证明。两家原始设备制造商都要应对强有力的折扣措施,这些措施将贯穿全年,验证定价的稳定性。

 

2019 年的退役趋势延续了 2018 年的模式,总体数字几乎没有变化。但对未来几年的预测是,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,退役飞机的数量将会增加,预计需求将会减弱,库存飞机将会更换部件,原始设备制造商将会提高生产率,MAX 将会复飞,并在未来两年内发挥全面性能,在环保争论中获得更多的支持。相比之下,对于性能最好的 737-800s 和 A321s,货运需求将会非常强劲,新型初创企业将有机会用上现有的许多低价 A330s。

 

 

窄体机租赁业绩实现预期,冲击波 (bow-wave) 从 2018 年的 577 架发展到 2019 年的 742 架,而新机租赁和租赁延期将为 2020-2025 年带来更大的租赁到期量。请参考第 4 页表 3,随着航空公司的发展,租赁业务也不断发展,并为广大运营商奠定了基础。然而,随着租赁方数量的增加,定价和规程将继续受到负面影响。因新技术不稳定而造成损失的运营商可能已经采取了租赁延期措施,帮助他们度过难关。然而,不太懂行的租赁方对延长租期的利弊缺乏了解,这意味着有些承租方可能会压低租金。

尽管存在问题,但宽体机市场遭遇的租赁到期量仍少于预期,宽体机租赁到期之路要比窄体机更为平坦。租赁方通常不热衷于扩大其广泛的投资组合;二次租赁安置和配置成本的风险很有威慑力。尽管承租方出于信贷目的对宽体机租赁保持着吸引力,但之前吸引人的租赁价格已被售后回租和延期所缓和。老牌出租方通常会乐于拥有 10% 的整体敞口,而经验较少的投资者则会接受更大的集中度

从经济上讲,油价稳定的利好将被持续下跌的收益率稀释,因此航空公司的商业模式和市场的繁荣程度将决定其生存还是倒闭。对于美国之外的国家来说,汇率波动将是又一个贸易考虑因素,尽管需求将会增长,但随着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的萎缩和产能的明显上升,需求增长将会放缓。

 

 

2019 年,航空公司倒闭数量创历史记录,导致欧洲和印度的休闲市场产能下降;因此,尽管 2020 年航空公司倒闭将会继续,但数量将会减少。SAA 航空公司和香港航空公司为维系运营,几乎肯定面临着重组,而挪威航空的未来仍是悬而未决。

空客在 2019 年的订单要好于预期,而波音公司因 MAX 停飞举步维艰,仍然压力重重。NMA 的上市可能会进一步延迟,波音公司必须缩小着力点,首先恢复声誉。MAX 复飞的时间仍不确定,这加大了波音的业务难度,一些人认为可能要到第一季度末,也有一些人认为时间会更长。在 MAX 停飞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波音暂停了该机型的生产,这一决策表明,预计其复飞的速度要快于实际速度。窄体机市场和宽体机市场的租赁到期转移表现恰如预期,新机型表现持续令人瞩目,2020 年 A320ceo 的合同租赁到期量将会增加。MAX 复飞需要时间,因此 737NG 的租赁期限可能会进一步延长。在美国联邦航空局批准之前,777-300ER 租赁期限会有一次小幅调整。

过去几年来,收益率持续下降,高定价难以为继,销售低迷和售后回租成为常态。MAX 数量增加可以刺激售后回租和其他交易,预计 2020 年市场将更加乐观。
只要提高对进入结构内承租方信用质量的关注,并对集中风险保持谨慎,ABS 市场的优势将持续存在。ABS 3.0版仍受欢迎,但不断增加的违约事件会给服务方带来困难。
由于持有类似库存的出租方数量过多,因此租赁费率水平通常会低于几年前的水平。预计首次租赁的新机型会大幅减少。库存量和低租赁收益均创历史记录,证明当前账面价值已然不合理;因此,A330- 200/300 和 777-300ER 等老式宽体机将面临价格调整。老旧 A330s 的转换潜力可能有助于重置折旧曲线,并重新评估该机型的长期市场。

了解 iQ 展示和免费试用注册,请登录 www.iba.aero/iq 或发送电子邮件至 alice.gondry@iba.aero


Keep up to date with our latest news, insight and market analysis

I would like to receive marketing comms regarding IBA’s services, insight and events

IBA.iQ

I would like to receive marketing comms regarding IBA’s services, insight and events